您的位置:

首页> 生活都市> 什麽!?我成了皇帝!!

什麽!?我成了皇帝!!
一觉醒来,世界变换,睁开眼一看,自己竟然睡在一张椅子上,四周是完全陌生的环
  双手一动,手指有些纤细,手心红润嫩白,浑身充满着一股生机活力,与酸痛、油黄相比,反差的让人十分不习惯。
  低头再看,只见自己身上穿着一件大黄袍,正面绣着数条黄龙,厚重无比。
  “这……”
  突然
,方幽感觉整个心身都在下坠,似乎陷入某个空间般,眼睛能够随心所欲的窥探着莫名流转的数据,转瞬间,那些数据化作画面——正是这具身体前身的所有经历,不过方幽并没有直接融合这份记忆,而是如同阅读般浏览,这种超大量的记忆浏览,没有一丝痛苦的,方幽便了解到了一切…
  …自己似乎——
  ——魂穿了! ? ! !
  而且还魂穿成一个万人之上的皇帝!
  那自己又为什幺会魂穿?
  我只是睡了一觉好不好!
  ……
  还好,自己的接受能力还是比较强的。
  在脑中大量的数据传输,身体的某些不适应,和与现代都相比的巨大反差下,
  方幽反而没有再愣神,开始有些慌张了。
周围的侍女也有些疑惑他的反应,方幽看出了她们的细微动作,所幸的是,方幽能够浏览这具身体的记忆,以此来模仿当这个皇帝,从而不让人感觉这具身体像是换了一个人。
  许久,方幽才缓过来。
  “自己,现在是皇帝,才继承皇位举办了登基大典。
  也就是说自己还没上过一次早朝,从小也是喜怒无常,很少人亲近自己。
  “而这里是古代,不是之前的世界,语言也是普通话,字也是简体……”
  方幽深吸了一口气,连多元宇宙都说普通话幺?
  “这具身体刚满十六……一年四季十二个月365天,一天十二个时辰,日月星辰北斗七星,啧……
  难不成自己是穿过时间线到古代了? ”
  古代怎幺可能有现代般正统的普通话,还TM写简体中文。
  ……
  站起身,眼睛透过大开的门,望着外面清洁平整的石板路。现在天色渐暗,马上便是夜晚。
  与古装电视剧无异的房子,雕花极其精美,门窗之类都是木头做的,自己身后的椅子还镶了金。
  与电视里不同的一点,房子的天花板比较高,空间比较广阔。
  而明天便是他的意识和他的这具身体各种意义上来说的第一次早朝。
万人之上啊,统领着一个国家……方幽内心也是很慌,但有句话说的好,既来之则安之,自己至少也是一个资深的网络小说读者,野鸡大学文凭,再怎幺说点点科技树也说不定能做一个开山立派的大帝。
  ……
而且这个国家似乎已经离主宰整个大陆不远了,不仅强盛,百姓也是安居乐业,没有如同华夏古代般一次饥荒死半座城,但也是会有起义的……他这具身体的父亲已然算是千古一帝,当然,尽心尽力的结果便是自己十六便要登基,而这位太上皇已经心焦力竭,无法治理国家。
  不过,让自己来做皇帝,四年五年,照着历史书,嘿嘿……突然就激动起来了! !
  ……
  方幽已然开始接受这荒唐的一切,这要是平常人没有两三天是缓不过来的。
  不过现在是夜……自己是皇帝……
  方幽光是想想呼吸就有些急促,当皇帝好啊!
  这个世界并非地球,浏览的记忆里,这里人普遍颜值是很高的,而非五大三粗,苗条好生孩的那种观念的世界。
  华夏的美女,放在这里估计也就合格线上。
  而这里有现代的审美,华夏古代的礼德,男人追求名利诗文,女可以为死去的丈夫守一辈子的寡,而皇帝后宫三千……
  ……
  “陛下,水已经準备好了。”一道女声突然打断了方幽的思绪
  !
  方幽瞬间便回过神来,而眼前的石板上已然多了两个穿着白色半透明纱衣的宫女,那声音也正是其中一人传出的。
  ……等等,水準备好了?
  我这是要洗澡,别人给我洗? ! ?
  !
  马上便传来一些记忆,证实就是如同方幽所想。
  方幽看着这两人,虽然低着头,可那种纱衣上诺若影若现的雪白,隔着几米也能闻到的体香。
  方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却是把那种温婉的体香吸了进去。
  眼前这两女,与方幽同龄,是皇太后在今天登基大典时送他的通房丫头,
  方幽看过当时的记忆,皇太后当时还说了一句“后宫要洗牌”。
  这其中的意味,方幽自是明白的。
  …后宫的女人现在不能艹,今晚就吃这两个。
  方幽也是不禁yy一顿,回过神来抖了抖,一身的机灵。
  侧头看了一眼,隔壁房门正对着自己,里头像是泳池一样往下挖了一个坑,周围还堆着一些鹅卵石,里面已放满热气沖天的池水。
  向左右两个打理这些房屋的侍女挥挥手,除了眼前跪着的两女,其他所有僕人都明了的走出了大门。
  方幽已经完全把自己带入皇帝这个角色,这些僕从也完全不知道眼前的皇帝已经换了人。
就这样,所有人都是低着头没有脚步声的走了出去,甚至最后出去的一人还关上了大门,不过透过灯火和影子,还能看到有两个宫女守在门外……这是规矩,方幽也不能让门外两个宫女离开。
  “开始吧。”
  方幽长开了双臂,如是对着眼前两人说到,语气里十分从容自然。
  他因为登基大典的原因,一直到现在身上都穿着一身厚重的金色龙袍,身上还带着一些酒气,不过可能是原因魂穿的原因,没有一点儿醉意。
  ……
  两女闻声站起,方幽眼睛直直的看着她两,对视一眼,两女便羞愧般低下了头,方幽故作镇定的平视前方,腹中已是火热。
这两女真的是漂亮到没边,眼睛清澈明亮,脸蛋白嫩没有半分油腻之色,透过纱衣能看的见一点儿雪白,那和同龄人比起稍高几分的胸部,长髮披肩隐约能看的见锁骨阴影,要身材有身材,整个是那些现代明星那种浓妆没法比的。
  这种层次的美感,一眼看去就被惊艳到,影子留在心里慌若神仙。
  ……皇太后我爱你!方幽心里如是想着。
  随着两女走来,空气中瀰漫的体香越来越清晰,环绕在方幽鼻尖,诱惑着他的嘴唇。
  方幽不动声色,却直感口乾舌燥,唾液不断的分泌。
  正常男性,看见对口的美女,也会如此,尤其是处男;反之,有家室的,或许还能控制住。
  两女把手抬起,便轻轻拉扯他的布腰带,方幽只瞄见了一只修长的五指,便闭起了眼睛,扭了扭脖子,装起了皇帝该有的正色。
  一件件衣服被脱下,方幽依旧不为所动,但腹下的小老弟已是笔直,有厚重的袍子盖着还好,脱到后面,便渐渐的明显起来。
  自己已经是25岁的处男了,加上皇帝这16岁……
  终究是忍不住的,咽了口口水,偷瞄一眼,两女自然看到了方幽的小帐篷,脸红起来,一个只是一丝丝粉色在脸颊,另一个则是耳朵通红。
  方幽能感觉到一丝十分微弱的颤抖,但很快就消失,像是放开了心,继续自然的为自己脱衣。
  终于,最后一件白色的衣服,脱下了……
  老二就这样跳了出来,暴露在空气中一柱擎天。
  耳朵红似火的那个拿着衣服便快步离去,方幽也只觉耳热,但他依旧不动声色。
  他听见了自己心脏的跳动,很快,很有力,像是跑了几千米后喘息时的那种跳动。
他这具身体不仅十六岁,还是一个自慰都没有过的处男,虽然他是皇子,但规矩如此,十六之前不得近女色,甚至以前为他洗澡的都是三十快四十的大妈。
  这谁受的了啊! ! !
  ……
  呼,方幽回过神,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是要洗澡,转了一下身,两脚从鞋子里提起,没有低头看,光着身子和脚就慢慢地往池子走去。
  没有回头,直接进了池子,就像在澡堂泡澡一样,浑身被热水刺激的稍微恢复了一些理智,热热的,很舒服。
  不过,这终究不是泡澡,不过一会,一只极富生气的小脚丫倒映在眼角,一下子,方幽还没反应过来,那道身影便落在水中。
  就这幺一会,粉红的脚丫,粉红的胸,粉红的脸颊……一切都毫无遮掩的敞开。
  方幽眼球都扩大了一圈,
  裸体,裸体,裸体……
  这一次他整个脑袋都变得空白一片。
  实在是太…太漂亮了。
他从没如此近距离的观看过女人的身体,这样纤细有度的腰,鬆紧白嫩的脸蛋和胸部,不见一丝毛髮的皮肤,如此完美的身材,那种清纯,青春年少的气质,即便是那些a片上也难见,更或者直接没有。
  呼出一口浊气。
  方幽看着这一手而握刚好的酥胸,不管不顾,手便伸了过去。
  没有任何反抗,一切都是那幺自然的样子。
  “嘶……”
  这种感觉,就是女人的胸部吗?
  温热,酥软,顶部还有一个软软的乳头被他的手心压着。
  方幽眼睛猛地从胸部移到眼前之人,对视着,另一只手也伸了过去,用力捏了几下:“你叫什幺名字?”
  回应方幽的只有一声轻微的呻吟,过了一会才道:“奴…奴婢李秋香。”
  突然,眼角又是见到一只粉红脚丫,
  “扑通!”一声,
  又是一道身影落在背面的水中。
  方幽转过头去,暗自咽了口口水,同样的毫无遮掩的裸体诱惑,几乎一样的面貌,只不过眼前之人手中多了一碗水。
  看来这是一对姐妹花,连身体也那幺像,皇太后看起来很懂男人的心思嘛。
  “呵呵,你叫什幺名字,是姐姐还是妹妹?”
  方幽轻笑问道。
  “奴家名作春青,比姐姐晚生一年。”
  “哦,晚生一年?”方幽又回过头,看向李秋香,疑惑道:“你几岁了?”
  “奴刚满十七,家妹十五之生还有一月。”
  “啧……”
  方幽又是故作惊讶一声。
  突然背后感到温热之意,不过脑中一道灵光,方幽硬是没回头看,而背后正是两只芊芊玉手,握着一条毛巾,细细的擦拭着。
  呼,他想起自己似乎有那碗里的那种水,那是……
  ……一种春药!
  方幽顿时就沸腾了,看了看记忆……似乎就是教行房之事时给自己的。
  皇家的行房教学,可是vip才能享受的教程,真的是从最基础的,到教各种姿势,甚至是一男多女……
  神仙般快活,不能想!
  看着眼前的李春青,站起身来,背后两只手从肩膀滑倒腰间,毛巾掉进了水中,而腹下的小老弟挺直着,正指向眼前的李春青,与她嘴部平行。
  方幽魂穿成皇帝,完全把自己带入了这个角色,他虽然要装有一份皇帝该有的教养,但到现在,他觉得不管是皇帝还是谁,不应该在这有着哪怕一分的忍耐。
  况且,他是皇帝,他想让谁干什幺,谁就必须干什幺,任何事,哪怕是死,万人之上的他,就是这个世界天!
  我为什幺要去忍耐呢?
  ﹉
  “会吗?”方幽只是对着眼前之人淡淡吐出两字。
  李春青望着方幽挺直的肉棒,自然羞涩,可她明白,眼前这人尊贵非凡,而她,不过因为皇帝收养才活下来的平女罢了。
  她明白,自己就算是成为他的玩物,也是荣幸,荣华富贵不说,至少自己的家人不会再那般苦。
  后宫,是天下所有女人都有过的一个幻想。
  拿起碗,一饮而尽。
  方幽未见她回话,她只是张开嘴,没有敢抬头看自己,俯身便把自己约摸17cm的肉棒全部吞了进去。
  一下子,
  全部,
  含进嘴里!
  ﹉
  “嘶!”
  ﹉
  舌头和肉棒挤在一起,被一种温暖包裹住。
  吐出来,再次吞进去,包皮和嘴唇摩蹭着,如此反複,方幽直升起一股尿意。
  ﹉
  突然,舌头串进包皮,捲了几圈,龟头传来一阵舒爽,舌头又马上在马眼上打转。
  一刻都没停。
  ﹉
  “呼…呼……”
  方幽不断呼着热死。
  实在是太爽了!
  ﹉
  不过一会,嘴唇和肉棒分开了,拉出一跟长长的线条,那是唾液和马眼分泌的混合液体。
  随即眼前之人便一手握住了方幽的肉棒,上下撸动,挽了下髮梢,再次低身含住了方幽的龟头,舌头不停打着转,用力吸食着。
  ﹉
  方幽感觉自己的尿液像是要被吸出来。
  ﹉
  “好…好吃……陛下的肉棒真甜!”
  ﹉
  !方幽看着她不停的吸吮,感受着鼻子和嘴巴冒出的细微热气,以及不停的发出吸吮的声音,极具诱惑。
  “嘶啊……”方幽不禁出了声,刚刚失神片刻,就差点就要射了。
  ﹉
  “……噗嗤噗嗤……”
  ﹉
  又是一阵吸食肉棒的口水声。
  ﹉
  方幽还没忍住射精的想法,她像是感受到什幺似的,加快了撸动的速度,嘴里竟然还在不停的说着对白。
  ﹉
  “陛下的……陛下的肉棒……噗嗤噗嗤……好甜……
  ﹉﹉
  …快给…给我精液……噗嗤噗嗤…陛……陛下的精液……
  ﹉
  好好吃……”
  ﹉
  “啊!!”
  方幽不敢相信,之前表现的无比清纯的少女,竟变得这般淫蕩。
  这样灵活的舌头,这样可爱的嘴唇……
  方幽抓起她盘捲起来的秀发,紧紧按住,腰间用力一挺,放开了精关,脑袋只是一片空白。
  一股,
  两股,
  三股,
  ……
  方幽渐渐恢复了理智,他的肉棒穿过了口腔,进入了喉咙。
  他能感受到李春青喉咙不停的颤抖,而他却反而更加兴奋的射精。
  真是美妙的感觉,一个十五十六的少女,被迫深喉,还不敢冒犯自己极力忍耐着自己射精。
  她一定是窒息痛苦的吧?方幽想着,精液没人会喜欢吃,肉棒也是,它不可能是甜的,也不会有多好吃。
  但自己,是皇帝,她,只是一个玩物罢了……
  方幽射完精,还是按着她的脑袋,这时候慾望和权利已经让他有些失去理智。
  就这样,方幽再次一挺腰,尿了出来。
  因为肉棒软了下来,所以这次他直接尿在了她的口腔。
而李春青却一直很理智,她很用心的服务方幽的肉棒,在窒息的感觉过去后她还在极力忍耐不去咳嗽,轻轻的吸了一口气,正準备伸出舌头帮方幽清理肉棒时,一股腥臭的水又从龟头涌了进来。
  她失神片刻,随即不断的把液体吞嚥下去,
  她明白这是什幺,但她却没有多少别样的感触,她早以在皇太后的教育下做好了準备。
  “顿…顿…顿…顿……”
  虽然女人没有喉结,但方幽还是能通过肉棒感受得到她吞下尿液时喉咙的震动。
  ﹉
  “陛下……陛下的圣……圣水…好好喝”
  ﹉
  方幽看着她喝完尿液,继续舔舐着肉棒,深吸了一口气,回味无穷。
  待她把肉棒清理乾净,方幽又转过身,对着一直在给自己清理后背的李秋香。
  此时李秋香依旧粉红着脸,和方幽一样站在水池,方幽也正好能看清她的一切美好。
  又……挺起了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